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生活 >  清晨卖花女,关于曹秀琴卖花女的介绍

清晨卖花女,关于曹秀琴卖花女的介绍

发布时间:2020-01-15 13:07编辑:小狐阅读: 188次 手机阅读

李娟

清晨的凌冽中,看见一个女人由城郊向居住小区走来。

她套着一件深蓝色的工装服,又宽又大长及齐膝;脚蹬一双塑料黑筒靴,还留有新鲜的斑斑泥痕;灰布做的袖套高高遮过手肘,一个发髻松散地挽在脑后。唯有领子是认真翻出来的红色,显露出女人的一丝讲究。走近了,一张黑瘦的脸庞凑到我的面前,从黝黑中渗出颗颗小豆子般的汗水。女人一双粗大的双手一前一后紧抓着绳子,独自拉着一辆“板板车”应该不轻吧,每走一步脖子总不由自主地往前伸一次,那怪怪的行走姿势极像一只逆水浮游的鸭子。

如今城内“板板车”本已少见,偶尔见着,也总是力哥们拉着回收的纸板泡沫、废旧家具,在我的印象里总是都与一些肩挑背托的脏累力气活儿画上等号。如今见着一位女人摊上这般负重的体力活儿,脑子里暗自揣测她背后的故事,不知是受着什么样的苦才让一个女人顶上了男人的活儿呀,同为女人,不由涌上丝丝心疼。

女人就这样缓缓从身边路过,好香啊!这不是一辆普通的“板板车”上面满满成堆的竟然是集束成捆的腊梅,路灯下色似蜜蜡,形如垂铃,在风中一路摇曳,撒落金黄色的星星点点,飘出蜜糖味的清清甜甜。腊梅,果然配得上“枝横碧玉天然瘦,恋破黄金分外香”的称颂,即使一架“板板车”载之,也因了这一位清雅之物,让这“拉车的”多了一些应有的女人味,怎能不爱这样装着满满金黄的一辆香车?擦肩而过即可领略那馥郁浓烈的彻骨之息!

或许天色太早,或许未到理想卖场,女人并未起声叫卖。倒是女儿为香气所吸引,嚷嚷着非要看花,待我叫停女人时,竟然成为了她的第一位顾客。花的买卖好些都关乎花本身之外,讲究的是约定俗成的花语,或如玫瑰之爱情,或如康乃馨之亲情,腊梅没那么讲究,香气似乎是唯一的卖点。每年都会在这个时节买一两束,或供一枝入瓶置于书案,或放一把于车内,顿时香盈满室,久久弥漫。但,往年都是男子拉车售卖。今日,这一车花香确是一位女人的货品,这一辆板车也因为一位女人成了香车。

虽然,重庆城里冬日难见雪至,然我固执地认为这一车腊梅定是凌寒独开、踏雪而至,看那女人颧骨处的红晕和手指上的皲裂,也一应印证这花这女人是千霜万雪,受尽寒冷折磨。于是,我暗暗决定不予还价,一来如此玲珑之腊梅理应配个好价钱,二来如此辛劳之女人理应赚个好收入。然而一询价,却与去年无异,半人高的腊梅三枝一束,十五元即可拥有。于是多买几束,满满拥入怀中。

“大姐,这些花是你进的货还是自己种的呀?”

“我们各人种的,种了大半坡哟。”

“生意好不好呀?”

“好卖得很,这一车晌午边就要卖完,下午我还要再去拉一车。”

我随口相问,她答得眉飞色舞,颇为自豪。看着满满一车的花儿,那一朵朵金钟倒挂的小小腊梅,想它花开春前,实为百花之先,尊为岁寒之友。不由漫想,若我也有这卖花女人的半坡花山该多好呀。我为之前对女人这负重劳动者的怜悯感到惭愧。我们无非是以不同形态共同生活的凡人,又以各自的方法共同装点着各自的生活。这迷人的花香,是对她劳动的奖赏,也是对我生活的馈赠。对劳动,或许我们只需默默的尊重和虔诚地行动。

告别女人,我手捧清香,轻盈快步,一路上花枝在空气中划过道道香痕。多么奇妙的冬日之晨,因为偶遇一个貌不惊人的乡下女人,因为邂逅一车精致玲珑的寒客梅香,让“板板车”染上一层浪漫,让寒风平添一丝温暖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女人

女性是指一个雌性人类,与雄性人类也就是男性成对比。女性这个名词是用来表示生物学上的性别划分或文化上的性别角色,或者两者皆有。女人通常是指一个从女孩过渡到下一个时期的女性,与男人成对比。不过女人有时候也可以用来指称所有的女性。当女孩长大成熟后,她们就成为所谓的女人。不过有时在口语上也会用来指称年轻的成年女性。通常,人们形容女人会用到“性感”一词,表示女性身材匀称丰满,或气质风韵绝佳;性感的女性常常会更好地博得异性相吸、同性赞美,甚至是性的幻想。

标签: 女人 腊梅 香车 李娟 工装服
  • 网友评论

生活本月排行

生活精选